花旗参和岭南文化

2018-05-28 22:48

人参对于中国人来说,是非常珍贵的中药,又是滋补保健品,受到特别的重视。在中国人看来服用人参可以治疗头晕和缓解头疼,恢复平静和延缓衰老,此外还能刺激性欲。“总之,人参几乎无所不能”。

岭南花旗参的包装

17世纪90年代后,中国社会人参资源紧张,真正的野山参已经罕见,中国产人参成为统治阶级的专利,一般百姓很难问津。而大量花旗参经过广州十三行,转输中国各地,缓解了市场的需求紧张。而西洋参数量大,具有优良的滋补作用,价格便宜,为社会大众阶层所普及,有益于中国人民体质的增强,生活水平的提高,对中国医药保健及社会生活不无裨益?


岭南北依南岭,南临大海,地处热带、亚热带地理环境,每年受季风、台风影响,日照强烈,降水丰盈,常夏无冬,有“春天湿热、夏天炎热、秋天闷热、冬天燥热”等特点,急需适合岭南气候水土同时能为广大中下层民众接受的兼具医疗和保健功能的药材。而花旗参与人参虽同为五加科人参属植物,但二者用法及功效有所不同。人参药性偏于温热,适用于秋冬季节或寒冷地带。而鹰牌花旗参药性寒,适用于春夏季节或热带亚热带地区。从药性上看,人参药性猛烈,花旗参药性温和,“洋参似辽参之白皮泡丁,味类人参,惟性寒,宜糯米饭上蒸用,甘苦;补阴退热,姜制,益元扶正气”。


《本草从新》中记载:“苦寒微甘,昧厚气薄。补肺降火,生津液,除烦倦。虚而有火者相宜。出大西洋佛兰西(形似辽东糙人参,煎之不香,其气甚薄,禁忌与参同)。”《医学衷中参西录》谓:“西洋参味甘微苦,性凉,能补助气分,兼能补益血分,为其性凉而补,凡欲用人参而不受人参之温补者,皆可以此代之。”因此花旗参尤其受到岭南社会的欢迎。


与其他名贵药材相似,花旗参也异名颇多,在民间流传的别名有上百种之多,常用的有以下这些:洋参、花旗参、西洋人参、美国人参、美洲人参、五指、红果、广东人参、法兰参、佛兰参、顶光光、种洋参、原皮西洋参、粉光西洋参、粉光参、野原皮、种原皮、正光、正光结、粉光、正面参、定光参、野顶光、种参光结、种面参、种顶光、去皮西洋参、光西洋参、野山洋参、野洋参、白折尾等。其中以洋参、花旗参、广东人参、西洋人参最为常用。

岭南文化

从西洋参在民间流传的别名来看,其叫法有三种。一种是根据产地,如花旗参、西洋人参、美洲人参、广东人参、法兰参、佛兰参@等,其实属于同一产地北美洲,然不同叫法,足见其反映中西贸易特征;一种是根据外形,如红果、五指,指其外形上极其相似;一种是根据其药材特点,如顶光参、粉光参、定光参、野原皮、种面参等,使得人参文化更加发展。


当清代中期鸦片在中国大地泛滥,林则徐在厉行禁烟的同时.也积极进行对鸦片瘾者的治疗,而花旗参成为戒除烟瘾药方的重要成分,“湖北全省收缴烟枪数千杆,烟土烟膏数万两;湖南也收缴了烟具数千件,烟土烟膏三万多两。在严厉禁烟的声势下,许多吸食者纷纷自行戒烟。武昌和汉口各家药店配置的戒烟药,无家不有,无日不售,高丽参、洋参等药皆已涨价数倍。


可见,清代中期广州十三行在花旗参的引进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花旗参普及于岭南社会,也发展到中国其他地方,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和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中国本土的人参相映生辉,共同促进了人参文化的繁荣。